周口位于河南省东南部,地处黄淮平原腹地,东临安徽阜阳市,西接河南漯河市、许昌市,南与驻马店市相连,北和开封市、商丘市接壤,1965年设立周口专区(后改为周口地区),2000年经国务院批准撤销周口地区设立周口市。现辖扶沟县、西华县、商水县、太康县、鹿邑县(省直管县)、郸城县、淮阳县、沈丘县、项城市、川汇区等8县1市1区,总面积11959平方公里,总人口1126万人。 

  周口是一个农业大市。农产品资源丰富,是国家重要的大型商品粮、优质棉生产基地。常年粮食播种面积1650万亩左右,总产150亿斤左右,每年向国家提供商品粮100亿斤左右,年加工转化粮食100亿斤以上。粮食、棉花、油料常年产量分别占河南省的1/7、1/3和1/4,是河南省第一产粮大市、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市。全市有8个生猪调出大县、5个全国蔬菜生产重点县,肉产量、蔬菜产量均占全省1/10,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主要农产品供给作出了积极贡献。 

周口是一个人力资源大市。全市农村劳动力600多万人,其中富余劳动力355万人,有各类职业技术和职业技能培训机构167家,开设了服装、纺织、机械、电工、汽车维修等37个专业,农村富余劳动力大部分受过专业技能培训,具有一定的岗位技能,每年输出劳动力270万人次,实现劳务总收入300亿元左右,形成了海燕技工、项城防水、西华的哥、沈丘物流等一批国内知名的劳务品牌。每年高招考生多达9万人,占全省的1/10强,五年来,共有32万余名考生升入高等学府,其中366名学子被清华、北大录取,打造了郸城一高等一批名校,创造了周口教育经验。

周口是一个文化旅游资源大市。有着6400多年的灿烂文明史,是中华民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享有“华夏先驱,九州圣迹”之誉。先贤圣哲、名人巨擘灿若群星。人祖伏羲在此定都,《道德经》作者老子,《千字文》作者周兴嗣,秦末农民起义领袖陈胜、吴广,东晋政治家、军事家谢安,中华民国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抗日民族英雄吉鸿昌等均为周口人。周口是“中国三皇故都文化之乡”、“中国神话学研究基地”、全国唯一的市级“杂技之乡”、中国作家协会确定的文学创作基地。鹿邑老子故里、淮阳太昊陵是国家4A级景区,扶沟吉鸿昌将军纪念馆、周口关帝庙是国家3A级景区,淮阳龙湖是国家湿地公园,形成了以周口—淮阳—鹿邑“三点一线”为重点的旅游热线。 

周口是一个工业快速发展的城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达1299家。阿尔本制衣年产120万套服装项目建成投产,鸿闽纺织产业集群初具规模,太康纺纱总规模超过150万锭,凯鸿、亚泰、费斯雅等36家制鞋企业落户周口,纺织服装(制鞋)产业规模达720亿元,鞋类出口占全省的29%。金丹乳酸生产规模亚洲第一、全球二是乐普、百年康鑫等药业发展势头良好,生物医药产业集群规模达792.1亿元。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新型建材等产业集群不断壮大,主营业务收入分别达274.6亿元、370.2亿元、393.7亿元。太康锅炉、扶沟机械制造、西华无人机、沈丘聚酯网、淮阳塑料、项城和郸城医药等特色产业链条持续拉长,其中太康锅炉成为国家级区域品牌培育试点。建成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28家、省级以上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3家、市级以上工程技术中心127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4家、院士工作站4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培育驰名和著名商标73件及省长和市长质量奖23家,商标注册总量居全省第4位。产业集聚区建成区面积达106平方公里,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053.5亿元,入驻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00家,吸纳就业31.1万人,5个被评为二星级、5个被评为一星级。

周口是一个具备独特交通优势的城市。公路通车总里程1.9万公里。周南高速开工建设。新周高速及周西、周淮、郸淮等快速公路建成通车,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496公里。漯阜铁路升级为国家铁路,复线电气化改造全面完成,客车直达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地。三洋铁路(周口段)顺利开工。郑合高铁(周口段)全线开工建设。航运建设完成投资22亿元,实现通航里程234公里。周口民用运输机场项目获得国家批复,周口西华通用机场加快建设,“公、铁、水、空”立体化大交通格局日益显现。

    周口是神圣的,是神奇的,更是令人神往的!周口是开放的,是开明的,更是投资创业的宝地!豫东平原魅力无限,人文周口精彩有约,这片厚重的豫东热土,真诚期待着您的到来!

市内历史上多以淮阳为中心建制,1965年成立周口专员公署后,驻周口镇(今川汇区)。原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淮阳,古为宛丘,太昊之墟,据传,神农所都之地。夏为豫州之域,殷为虞遂封地,厉(今鹿邑东)系活动中心。周武王封舜后妫满于陈,是周首封十大诸侯国之一。春秋仍为陈国。战国时期,公元前479年楚灭陈,以陈为县。前278年楚顷襄王徙都于此,为“郢陈”,称“西楚”。
    秦统一全国后,置陈郡,二世元年(前209年)陈胜、吴广在陈定都,国号“张楚”。
    西汉初为淮阳郡,高帝十一年(前196年)置淮阳国,属豫州刺史部。
    三国魏置陈郡,属豫州。西晋初沿旧制,武帝合陈郡于梁国,惠帝复置陈郡仍属豫州。
    南朝宋初属南豫州南梁郡,后置陈郡和南顿郡,均治项县(今沈丘槐店)。南齐仍置陈、南顿二郡,南顿郡移治南顿。北魏置陈郡、南顿郡和汝阳郡。武定元年(543年)侨置丹阳郡和秣陵县。丹阳郡属北扬州,州、郡均治项县(今沈丘槐店)。北齐百姓不附侯景改北扬州为信州,置陈郡属信州,州、郡均治项县(今淮阳县城),又置淮阳郡,治阳夏(今太康),淮阳郡、丹阳郡亦属信州。北周改信州为陈州。
    隋初为淮阳郡,属豫州。隋开皇十六年(596年)置陈州和沈州,属豫州。大业八年(612年)复置淮阳郡,治宛丘,统宛丘、太康、扶乐、西华等10县。
    唐武德元年(618年)复置陈州,武德四年( 621年)置北陈州,治扶沟,复置沈州,统项城、颍东2县。五代仍。宋宣和元年( 1119 年)置淮宁府,统宛丘、西华、商水、南顿、项城5县,属京西北路。南宋置陈州,仍统5县,属南京路。元,属河南江北行省汴梁路。明万历十年( 1582年),陈州、商水、项城、沈丘、西华、扶沟、太康6县1州属开封府,鹿邑县(包括今郸城县东北的一部分)属归德府。清初袭明制,雍正二年(1724年)升陈州为直隶州,仍统4县,属河南布政使司。雍正十二年(1734年)升为陈州府,府治淮宁县(今淮阳) ,统淮宁、太康、扶沟、西华、商水、项城、沈丘7县,属河南布政使司。鹿邑属归德府,两府同属河南省监察区开归陈许郑道。1912年5月撤淮宁县。1913年3月1日,废陈州府,置淮阳县,原府辖县和鹿邑同属河南豫东道。11月,北平政府弃省设州,市内各县同属汴州(州治开封)。1914年5月23日改属河南开封道。
    1932年8月,南京政府在省下设行政督察区,淮阳设为第三行政督察区,原8县属之。同年10月,第三行政督察区改为第七行政督察区,仍统8县,属河南省。 1938年6月1日,日军侵占鹿邑县城,此后太康、淮阳、扶沟等县部分地区先后沦陷,成为日伪占领区。
    抗日战争后期,中共党组织曾于1944年~1945年,在太康县边区先后建立庆华(太北开淮公路东)、芝圃(高贤、芝麻洼一带)、淮太西、扶太西4个边区县政权。边区县均为游击区,没有固定治所。1946年~1949年中共党组织先后在鹿邑县边区创建5个边区县。1946年于贾滩集建立商亳鹿柘前,县治枣集,隶属豫皖苏第三专署,1949年2月撤。1946年8月成立安平县,县治玄武集,隶属豫皖苏第二专署,1949年4月撤。1946年12月成立鹿亳太县,县治白马驿,1947年6月撤。1947年2月于郸城集建沈鹿淮县,是年11月撤。1947年5月建沈项临县,1948年底撤。
    1949年设淮阳专区,辖淮阳、鹿邑、项城、沈丘、商水、西华、扶沟、太康8县和周口市(1948年1月置),1952年8月增置郸城县。1953年1月,淮阳专区撤销,西华、扶沟、商水(周口市改为县辖镇入商水) 3县归许昌专区,余6县归商丘专区。1958年12月商丘专区撤销,东6县归开封专区。1961年12月商丘专区复设,东6县复归商丘专区。
    1965年6月29日河南省人民委员会文件(〔65〕豫民字363号), 析许昌、商丘两专区部分县设周口专区,辖淮阳、鹿邑、郸城、项城、沈丘、商水、西华、扶沟、 太康9县和周口镇,共141个公社,3696个生产大队。1969年12月31日改为周口地区,归属、治所及统辖未变。1980年10月增辖黄泛区、五二两农场。1980年10月周口镇改为周口市。1983年体制改革,1984年公社全部改为乡(镇),全区辖9县1市182个乡镇(其中有镇11个)。至1990年,全区共有115个乡、67个镇、5个镇级办事处。
    2000年6月8日,依国务院(国发〔2000〕61号)文件,撤销周口地区和县级周口市,设立地级周口市,原县级周口市改为川汇区。

□王羨荣

  河南境内有一条流淌了两千多年的河流,它就是贾鲁河。翻开河南地图,可以看到贾鲁河发源于新密市,向东北流经郑州市,至郑州市区北郊折向东流,经中牟,入开封城区,过尉氏后至周口市入沙颍河,最后流入淮河。贾鲁河是河南省境内除黄河以外最长、流域面积最广的河流,全长255.8公里,金水河、索须河、熊儿河、七里河、东风渠都是它的支流。古时的贾鲁河水量充沛,可通舟楫,郑州、开封、周口都通过这条河运货受益。过去,黄河从开封上下游决口,黄河水流入贾鲁河,使贾鲁河河水由清变黄,因此,周家口人又称贾鲁河为小黄河。

  

  千年古河

  贾鲁河可称得上是一条千年古河。据考证,贾鲁河的前身是楚汉相争时的鸿沟。史料记载,鸿沟乃战国时期由魏国所凿,魏惠王十年(公元前361年)开通,故道从今荥阳市北引黄河水入圃田泽,东流经开封境内,再南下注入颍河,当时开挖的目的主要是为了灌溉农田。后又经过20多年的开发,至惠王三十一年(公元前339年)连通了济、濮、濉、颍、汝、泗诸水,成为当时中原大地上的主干水道,并以此为主形成了水路交通网络和大面积的灌溉区。因此,鸿沟一带在当时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成为兵家必争之地。秦朝末年,楚霸王项羽与汉王刘邦在此对峙,后来,楚与汉约定“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割鸿沟以西为汉,以东为楚”。这个在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鸿沟就是今天的贾鲁河。如果鸿沟一说属实的话,那么贾鲁河距今已有近2300多年的历史。

  

  治理史话

  西汉时,鸿沟又被称作狼汤渠,亦作蒗荡渠,魏晋以后称蔡河,仍为南北水运要道,至唐末河道逐渐淤塞。后周太祖显德年间,由于东京开封府依赖蔡河运输物资,因河道浅窄,河水流量不大,运力不足,故而重新疏浚河道并导汴水入蔡。至北宋太祖建隆年间又从今新郑南部引溱、洧之水凿渠流入开封城中的蔡河,这一段河道史称闵河,后又从许昌引水入闵,以广水渠。自此之后,蔡河水源充足,水量大增,漕运通畅,出现了“舟楫相继,商贾毕至”的繁华场景。以上这些河名都是贾鲁河的前身。

  北宋仁宗年间,已连为一体的闵河、蔡河被通称为惠民河。说到这个名字的来历,不得不说一说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大清官——包拯。传说,有一年天降大雨,河水泛滥,开封城中的街道和许多平民住房被淹,致使大批百姓无家可归。时任开封府尹的包拯通过实地调查,了解了阻滞水流的原因。原来,由于蔡河两岸商业繁盛、风景秀丽,许多达官贵人将这里视为风水宝地,于是他们私占河道、私筑堤坝,并在河道上修筑水上花园、亭台楼榭,用于享乐。当时,这些“违章建筑”严重阻塞了河道,影响了蔡河的排水能力,包拯立刻下令拆除所有私筑堤坝和水上建筑,疏通了河道,还河于民。包拯不畏权贵、为民造福,老百姓为感谢他的恩德,把蔡河改称为惠民河。

  北宋时期,开封一带人口众多、商业密布,为解决城中百姓的粮食和生活用水问题,官府先后开凿、疏浚了汴河、惠民河、金水河和广济渠。当时,惠民河是仅次于汴河的第二大运河,它主要运输江淮地区所提供的粮食和其他物资,其航道入淮后向南直达长江下游地区。得漕运之利,惠民河两岸的村镇逐渐繁荣起来,这其中就包括人们所熟知朱仙镇和周口镇。此二镇因濒临运河,又与当时的大都市开封毗邻,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因而舟楫穿梭,人流往来,甚是繁荣。然而到了金元时期,由于政治中心北移,元世祖忽必烈又对京航大运河进行了大规模整修和延伸,惠民河逐渐失去了漕运的功能,后来黄河屡次向东南决口,惠民河也随着洪水的泛滥而淤废。

  

  难忘贾鲁

  元至正年间,已经淤废的惠民河又被引入新的水源,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而这要感谢历史名人——贾鲁。

  贾鲁,字友恒,元代山西高平人,幼年时便聪慧好学、志向远大,长大后博学多才、谋略过人。他曾担任过儒学教授、潞城县尹、户部主事,还参加过《宋史》的编修,后又担任过监察御史、工部郎中、行水督监等职,其间多次主持治理黄河水患。据说,贾鲁为了找到黄河水患发生的原因所在,曾沿着黄河水道不辞劳苦往返数千里以勘查地形、水势。凭借着实地考察和多年的治河经验,他探索出了一套“治黄方略”。

  元至正四年(公元1344年),黄河在山东曹县白茅堤决口改道,淹没了河南、山东、安徽、江苏等地的十多个州县。此后几年间,黄河又多次决口,两岸百姓生活苦不堪言。元至正十一年(公元1351年)4月,55岁的贾鲁受命于危难,出任工部尚书、总治河防使,征发河南、山东15万名民工和两万名士兵,开始了浩大的治河工程。他采取疏浚和堵塞并举的方法,即在疏通黄河故道、支流河道,开凿新河道的同时,堵塞缺口和豁口,修筑堤坝,并首次采用沉船法,将27艘大船捆绑在一起,再装满石头,固定于黄河决口处,之后在船体上凿洞使之沉没,最终堵住决口,将水重新逼入故道。当年11月,治河工程完毕,黄河多年的水患被平息。这就是我国治黄史上著名的“贾鲁治河”。贾鲁的名字也因此被载入史册。

  

  恩泽后代

  贾鲁在堵住黄河决口的同时,疏通了故道、开凿了新河道,这其中就包括他从密县凿渠引水,水流经郑州城区,过中牟,折向南而至开封,而后入古运河,直达周家口入淮河,这正是今天的贾鲁河的流向。贾鲁此举不但平息了水患,也复兴了开封一带的漕运,周家口和朱仙镇就是借助这条漕运迅速繁荣发展起来的。为永远纪念这位水利专家、治黄专家,豫人便把重新疏通的运河改称贾鲁河。

  明弘治年间,黄河再次决口,贾鲁河淤塞,明政府在治理黄河的同时,也对贾鲁河进行了疏浚,并对河道两岸进行了较大规模的修整。至此,贾鲁河迎来了自北宋以来的第二个漕运黄金季。据说,当时贾鲁河沿岸的朱仙镇和周家口码头日泊船二百艘以上。

  贾鲁河的这种繁盛局面一直持续到清朝末民初,此后黄河不断泛滥,贾鲁河又逐渐淤塞,新中国成立后已无法通航。今天,虽然贾鲁河已无法承担繁重的运输任务,但它仍为开封、周口一带的用水发挥着重要作用。

周口市辖10个县市区:川汇区、扶沟县、西华县、商水县、沈丘县、郸城县、淮阳县、太康县、鹿邑县(省直管县)、项城市。共169个乡镇、37个街道办事处。具体情况是:川汇区2个乡(李埠口、许湾),13个街道办事处(七一路、陈州、荷花路、人和、小桥、搬口、文昌、城北、城南、金海路、太昊路、淮河路、华耀城);项城市15个镇(王明口、付集、郑郭、丁集、官会、李寨、新桥、高寺、秣陵、贾岭、南顿、孙店、范集、永丰、三店),6个街道办事处(花园、水寨、东方、莲花、千佛阁、光武);扶沟县6个乡(大李庄、城郊、曹里、吕潭、柴岗、固城),8个镇(崔桥、江村、白潭、大新、包屯、练寺、汴岗、韭园),2个街道办事处(扶亭、 桐丘);西华县10个乡(李大庄、清河驿、叶埠口、艾岗、黄桥、田口、迟营、皮营、大王庄、东王营),8个镇(逍遥、聂堆、奉母、东夏亭、西夏亭、西华营、红花集、址坊);3个街道办事处(昆山、娲城、箕子台);商水县11个乡(城关、化河、平店、袁老、姚集、张庄、张明、汤庄、舒庄、大武、郝岗),9个镇(胡吉、谭庄、巴村、白寺、魏集、黄寨、邓城、固墙、练集),3个街道办事处(老城、新城、东城);太康县10个乡(城郊、杨庙、王集、高贤、芝麻洼、独塘、大许寨、五里口、高朗、转楼),13个镇(城关回族镇、逊母口、老冢、常营、朱口、马头、龙曲、板桥、符草楼、马厂、毛庄、张集、清集),鹿邑县7个乡(高集、穆店、任集、唐集、赵村、郑家集、邱集),13个镇(宋河、玄武、试量、辛集、马铺、王皮溜、太清宫、涡北、杨湖口、贾滩、张店、观堂、生铁冢),4个街道办事处(卫真、谷阳、鸣鹿、真源);郸城县11个乡(城郊、虎岗、汲水、张完、丁村、双楼、秋渠、东风、巴集、李楼、胡集),8个镇(汲冢、吴台、南丰、白马、宁平、宜路、钱店、石槽),3个街道办事处(洺南、洺北、新城);淮阳县11个乡(大连、葛店、王店、曹河、朱集、豆门、冯塘、郑集、黄集、齐老、刘振屯),7个镇(城关回族镇、新站、鲁台、临蔡、安岭、四通、白楼),1个街道办事处(柳湖);沈丘县8个乡(北杨集、卞路口、李老庄、范营、冯营、大邢庄、石槽集、周营),12个镇(槐店回族镇、新安集、刘庄店、纸店、刘湾、留福、老城、赵德营、莲池、付井、白集、洪山),2个街道办事处(东城、北城)。

 

    五年来,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正确领导下,全市上下认真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精神,深入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调研指导河南工作时的重要讲话精神,迎难而上,砥砺前行,扎实做好稳增长、调结构、促转型、惠民生、防风险等各项工作,较好地完成了市三届人大历次会议确定的目标任务,不断开创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新局面。

  ——这五年,是综合实力显著增强的五年。主要经济指标增速连续五年高于全省平均水平,生产总值由2011年的1407亿元增加到2016年的2260亿元,从全省第9位上升至第5位,年均增长9.3%,分别高于全国、全省2个百分点和0.44个百分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03.9亿元,是2011年的2.1倍,年均增长16.4%。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户)完成1862亿元,是2011年的2.5倍,年均增长20%。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1000亿元,年均增长13.5%。

  ——这五年,是产业结构不断优化的五年。三次产业结构由2011年的27.7︰46.5︰25.8调整优化为20.3︰45.9︰33.8,一产占比下降,三产占比增加,二三产业占GDP的比重达79.7%。一是工业支撑作用增强。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新增330家,达1299家,增加值突破1000亿元,年均增长13.7%。阿尔本制衣年产120万套服装项目建成投产,鸿闽纺织产业集群初具规模,太康纺纱总规模超过150万锭,凯鸿、亚泰、费斯雅等36家制鞋企业落户周口,纺织服装(制鞋)产业规模达720亿元,鞋类出口占全省的29%。金丹乳酸生产规模亚洲第一、全球二是乐普、百年康鑫等药业发展势头良好,生物医药产业集群规模达792.1亿元。装备制造、电子信息、新型建材等产业集群不断壮大,主营业务收入分别达274.6亿元、370.2亿元、393.7亿元。太康锅炉、扶沟机械制造、西华无人机、沈丘聚酯网、淮阳塑料、项城和郸城医药等特色产业链条持续拉长,其中太康锅炉成为国家级区域品牌培育试点。建成省级以上企业技术中心28家、省级以上工程技术研究中心33家、市级以上工程技术中心127家、博士后科研工作站4家、院士工作站4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培育驰名和著名商标73件及省长和市长质量奖23家,商标注册总量居全省第4位。产业集聚区建成区面积达106平方公里,完成固定资产投资1053.5亿元,入驻规模以上工业企业600家,吸纳就业31.1万人,5个被评为二星级、5个被评为一星级。二是农业综合效益提高。建成高标准农田633.7万亩,粮食综合生产能力稳步提升,周麦28、周麦30通过国家评审。我市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市,8个县(市)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种养结构持续优化,形成了林果蔬菜、花卉苗木、畜牧养殖等农业品牌。土地适度规模化经营稳步推进。培育农民合作社14155家,居全省第1位,其中国家级示范社39家。金丝猴集团与美国好时公司、普爱饲料与丹麦DLG集团实现战略合作,益海粮油、鲁花集团等产业化龙头企业不断壮大,食品加工产业主营业务收入达1298.6亿元,成为中国食品制造示范基地。建成省级农业产业化集群16个,实现销售收入750亿元。新增国家农业科技园1家、省级农业科技园3家。建成都市生态农业园区53个。发展标准化规模养殖场2475家,畜牧业产值1171.9亿元,8个县(市)被评为国家级生猪调出大县。完成林业生态工程50.6万亩。成功创建全国农业综合标准化示范市和全国平安农机示范市。三是服务业发展速度加快。第三产业增加值764亿元,是2011年的1.6倍,年均增长9.7%。全社会货运量突破9.2亿吨,其中港口吞吐量由121万吨增长到712万吨。服务业“两区”建设步伐加快,市商务中心区进入2016年度全省“十快”。华耀城商贸物流园区、项城欧蓓莎、郸城万洋国际博览城、太康万城金街、扶沟万鹤赉、沈丘玉文化产业园等一批商贸城项目建成投用。2家农信社组建农商行,6家村镇银行开业运营,86家企业在中原股权交易中心挂牌。阿里巴巴、京东商城、苏宁易购等知名电商入驻我市。淮阳获得国家级电子商务进农村示范县。旅游业接待总人数8572.1万人次,总收入实现396.9亿元。

  ——这五年,是城乡建设稳步提升的五年。完成公路投资143亿元,通车总里程1.9万公里,百平方公里路网密度提高17公里。周南高速开工建设。新周高速及周西、周淮、郸淮等快速公路建成通车,高速公路通车总里程496公里。新改建农村公路3400公里,改建桥梁1.9万延米。漯阜铁路升级为国家铁路,复线电气化改造全面完成,客车直达北京、上海、广州、天津等地。三洋铁路(周口段)顺利开工。郑合高铁(周口段)全线开工建设。航运建设完成投资22亿元,实现通航里程234公里。周口民用运输机场项目获得国家批复,周口西华通用机场加快建设,“公、铁、水、空”立体化大交通格局日益显现。2×66万千瓦燃煤电厂、2×45万千瓦燃气电厂建设步伐加快,电网建设投资64亿元,实现220千伏变电站县域全覆盖。管道天然气通达所有县(市)。实施农村安全饮水工程,解决395万农村居民和在校师生的安全饮水问题。开工建设棚户区改造安置房59319套,完成农村危房改造10.5万户。沙颍河城区东段治理基本完工,市县文化中心、体育中心、科技中心、新火车站、汽车客运总站、公园游园、城市综合体和“两小”市场等一批公共服务设施建成投用。建成南水北调东区水厂,中心城区部分区域和商水县城居民吃上了丹江水。城市污水处理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分别提高到86%、89%。新型城镇化发展步伐加快,城镇化率达39.5%,提高8个百分点。实施整村推进项目1199个,建成市级产业扶贫示范基地121个,脱贫攻坚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中心城区成功创建省级文明城市,项城、沈丘保持省级文明县城称号,郸城、西华、淮阳创建为省级文明县城。12个乡镇成为全省美丽乡镇建设试点,1664个村成为农村人居环境达标村。

  ——这五年,是改革开放持续深化的五年。政府机构改革、公务用车制度改革全面完成。产业集聚区与乡镇行政区域管理套合稳步实施。“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2项,政府权力清单、责任清单阶段性建设任务完成。县级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覆盖率100%。商事制度改革步伐加快,市场主体26万户。财税、国企、交通、户籍、供销和国有林场等方面改革扎实推进。实际利用外资22.5亿美元,新增省外资金项目943个,实际到位省外资金1962亿元。正大、福喜、华耀城、富士康、碧桂园、娃哈哈、恒大等一批知名企业落户周口。外贸进出口完成36.1亿美元。成功创建河南省食品调味品出口基地、河南省纺织服饰出口基地。

  

 

    “恨不抗日死,留作今日羞。国破尚如此,我何惜此头!”这是抗日名将吉鸿昌临刑前写下的一首气贯长虹的就义诗。

    吉鸿昌(1895—1934),字世五,河南扶沟人,中国抗日将领,民族英雄。吉鸿昌18岁加入冯玉祥的队伍,开始戎马生涯,他有胆有谋,作战勇敢,在北伐战争中,其所率部队被称为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的“铁军”。1931年,吉鸿昌因不愿替蒋介石打内战,被蒋解职并勒令出国“考察 ”,在欧美期间多次发表抗日演说,号召海外侨胞“用热血拥护祖国”。

    1932年1月28日,日本帝国主义悍然进攻上海,吉鸿昌闻讯毅然回国,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根据党的指示潜赴山东联络冯玉祥出山组织武装抗日,随即毁家纾难,变卖家产6万元购置枪弹,1933年5月,与冯玉祥、方振武在张家口建立了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任第2军军长、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察省警备司令。从6月开始,吉鸿昌率部北征收复察东失地,北路军在吉鸿昌的指挥下,所向披靡,三战三捷,22日,收复康保城,7月,收复宝昌和沽源县。随即又开始了扫清多伦外围的战斗。多伦地势易守难攻,为察东重镇,日本视之为攻掠察绥两省的战略据点,派重兵把守。根据敌情、地形,吉鸿昌采取强攻为主、先发制人、内外结合的战斗方案。 7日晚,同盟军分路向多伦发动进攻,日伪军凭借工事与火力,拼命顽抗。攻城部队奋勇冲击,经过两天三夜激战,至10日晚,仍久攻不下,吉鸿昌乃亲率敢死队,赤膊匍匐前进,连续三次指挥登城。与此同时,暗派副官率士兵40余人,化装成伪军潜入城内。12日凌晨,吉鸿昌再次组织猛攻,里应外合,终于打败了日伪军,收复了多伦,察东四县全归同盟军之手,成为九一八事变以来中国军队首次从日伪军手中收复失地之举,对全国抗日力量产生极大鼓舞。 

    然而,此时蒋介石却派重兵进攻同盟军,同盟军终因腹背受敌、寡不敌众而失败。同盟军失败后,吉鸿昌到平津等地继续从事抗日活动。1934年吉鸿昌同宣侠父、南汉宸及任应歧将军,联络各派抗日人士在天津成立了中国人民反法西斯大同盟,任党组领导成员。为宣传抗日爱国,大同盟编辑出版了机关刊物《民族战旗》,吉鸿昌用自己的钱购置印刷工具,并在自家设立了秘密印刷厂,他的家成了党在天津进行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的主要联络站,被大家称为“红楼”。吉鸿昌还广泛联络各界爱国人士,继续准备武装抗日活动,他的夫人胡洪霞变卖财产衣物,为抗日前线筹集军火。 

    1934年11月9日,吉鸿昌不幸被国民党反动派逮捕,11月24日被杀害,殉难前,吉鸿昌从容走上刑场,以树枝作笔,以大地为纸,写下了浩然正气的就义诗,然后在刑场上慷慨陈词:“我为抗日而死,不能跪下挨枪,我死了也不能倒下!给我拿个椅子来,我得坐着死。”坐在椅子上又向敌人说:“我为抗日死,死得光明正大,不能在背后挨枪。你在我眼前开枪,我要亲眼看到敌人的子弹是怎样打死我的。”当刽子手在他面前举起枪时,他凛然高呼:“抗日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壮烈牺牲,时年39岁。 

    1945年,中共“七大”时,党中央决定授予吉鸿昌革命烈士称号。1984年在纪念吉鸿昌烈士牺牲50周年前夕,扶沟人民在烈士陵园吉鸿昌事迹陈列馆前,为烈士塑了铜像。胡耀邦为郑州烈士陵园中他的墓碑上题写了“吉鸿昌烈士纪念碑”。邓小平为《吉鸿昌将军牺牲五十周年纪念辑》题了书名,聂荣臻在书上题词:“民族英雄吉鸿昌永垂不朽!”薄一波在书中题词:“慷慨赋词,英勇就义,吉鸿昌烈士永垂不朽。”(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供稿)

 

    袁世凯,字慰庭,号容庵。河南项城人。北洋军阀首领,中华民国大总统。年轻时两次乡试未中,遂决计弃文就武,依靠淮军统领吴长庆。1882年(光绪八年)8月,朝鲜发生“壬午兵变”。当时朝鲜和中国有宗藩关系,吴长庆受命前往镇压,袁世凯由李鸿章奏举,任驻汉城清军“总理营务处,会办朝鲜防务”。至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前夕,化装逃出汉城,回到天津。1895年12月,袁世凯由荣禄、李鸿藻等奏派扩练驻天津小站的定武军,更名为“新建陆军”,并引用和培植一批私人亲信,以加强对全军的控制。
     这些人以后大都成为清末民初的军政要人,如徐世昌、段祺瑞、冯国璋、王士珍、曹锟、张勋等。小站练兵是清末新式军队发展的转折点,也奠定了袁世凯一生事业的基础。时维新变法运动蓬勃开展,袁世凯捐资参加强学会,以示赞同维新。1898年戊戌变法期间,袁世凯当面应允维新派“除旧党,助行新政”,但随即告密。21日,慈禧太后囚禁光绪帝,宣布重新临朝“训政”。次年6月,袁世凯升任工部右侍郎,署理山东巡抚,率领全部新军(时称“武卫右军”),残酷镇压义和团运动,一跃而成为中外瞩目的实力人物。1901年后,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1902年,在保定编练北洋常备军(简称北洋军),至1905年北洋六镇编练成军,除第一镇系满族贵族铁良统率的旗兵外,其余五镇都在他的控制之下,重要将领几乎都是小站练兵时期的亲信军官。在此期间,他在发展北洋工矿企业、修筑铁路、创办巡警、整顿地方政权及开办新式学堂等方面,都颇有成效。通过办理新政,很快形成了一个以他为首的庞大北洋军事政治集团。北洋集团势力的扩张,对满族亲贵集团的世袭地位构成严重威胁,双方权力之争日趋激化。1906年,袁被迫辞去各项兼差,并将北洋军一、三、五、六各镇交陆军部直接管辖。次年,又被调离北洋,到北京任军机大臣兼外务部尚书。1909年初,袁世凯被摄政王载沣罢去一切职务,令回籍“养疴”。但他的许多部属依然位居要津,实权在握,袁世凯时刻准备东山再起。1911年10月(宣统三年八月)武昌起义爆发。袁世凯于10月27日任钦差大臣,节制湖北前线陆海军。接着,又被任命为内阁总理大臣,指挥北洋军攻占汉口后,即进京组阁,接管了清政府的军政大权。12月,派唐绍仪南下与革命党人谈判。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坚持以清帝退位和袁世凯宣誓效忠共和作为选他当大总统的先决条件。袁世凯借革命党人的声势,逼迫宣统帝退位。1912年2月,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辞职,参议院一致选举袁世凯继任,他以北京发生“兵变”为借口,使参议院不得不允许他在北京就职。袁世凯从就职伊始便极力图谋专制独裁统治。袁把国民党视为实行集权的最大障碍,策动北洋军警干涉政治,逼迫国民党人退出内阁,裁减南方各省的革命军队,派人刺杀国民党的领导人宋教仁。同时,拉拢以梁启超为首的清末立宪派,资助他们组成进步党,以此来与国民党人对抗。在外交方面,他得到英国的有力支持,从五国银行团获得2500万英镑借款。袁世凯于1913年7月镇压了二次革命,把北洋势力伸向长江流域各省。同年10月,袁世凯派军警胁迫国会选举他为正式大总统,并取得列强的正式承认。接着,解散国民党和国会,另行召集政治会议和约法会议,作为独裁统治的工具。1914年5月,宣布废除具有民主主义精神的《临时约法》,撤销国务院,成立政事堂和陆海军大元帅统率办事处。通过这次改组,迫使支持过他的进步党人退出政府,剥夺了段祺瑞等人的军权,集军政大权于一身。1914年底,开始进行复辟帝制的活动,并于1915年5月接受了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要求中的大部分条款,以取得日本政府对帝制的支持。不久,又唆使一些北洋官僚政客出面组织筹安会和请愿团,加紧了复辟帝制的活动。至12月11日,御用的参政院推戴他为“中华帝国大皇帝”。袁于次日发布接受帝位申令,改民国五年(1916)为“洪宪元年”,改总统府为新华宫,准备于1916年元旦加冕登极。但是,袁世凯的倒行逆施,激起全国各阶层的义愤。12月25日,蔡锷、唐继尧等在云南宣布起义,发动护国战争,讨伐袁世凯。贵州、广西相继响应。北洋派内部危机四伏。袁世凯被迫于1916年3月22日宣布取消帝制,恢复“中华民国”年号,起用段祺瑞为国务卿兼陆军总长,企图依靠段团结北洋势力,支持他继续担任大总统。但起义各省不承认他有再做总统的资格。段祺瑞也逼他交出军政实权。广东、浙江、陕西、湖南、四川纷纷通电宣告独立或与袁世凯个人断绝关系,袁世凯陷于众叛亲离的境地。5月下旬忧愤成疾,6月6日在举国声讨声中去世。

 

    五年周口社会民生明显改善。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新增54.3万人,城镇就业新增46.5万人。城镇居民、农村居民可支配收入分别达到22471元、9279元,年均增长9.6%、11.1%。居民存款余额1952.2亿元,是2011年的2.2倍。财政投入1586亿元,办成了一批民生实事。中小学薄弱学校改造加快推进,招聘教师2.3万人,32万余名考生升入高等学府,其中366名学子被清华、北大录取,打造了郸城一高等一批名校,创造了周口教育经验。新改建幼儿园1718所,学龄前儿童毛入园率85.2%,入园难、大班额问题得到缓解。新建一批职业院校,培养专业技能人才15.5万人次。新建村卫生室959个,新增卫生人员5205人、执业医师8869人,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提高20元。周口广电综合发射塔建成投用。新建文化活动室432个、农家书屋4284家。市戏剧艺术研究院连续5届荣获省戏剧大赛金奖,《天职》等一批剧目荣获国家级大奖。成功举办市第二届和第三届运动会、省第十二届老年人体育健身大会、周口马拉松暨中国慈善马拉松赛,获得省第十三届运动会承办权。发放资金45.6亿元,救助城乡低保对象300万人次。建成各类养老机构213个,专业养老床位3.2万张。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实现整合并轨。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连年上调,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率和社会化发放率100%。环境质量持续改善,2016年成为全省唯一空气质量三项指标完成省定目标的省辖市。加强安全生产和食品药品监管,创新“一会四联”工作机制,深化平安周口创建,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不断提升。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周口市人民政府办公室

国务院第十督查组设立热线电话:0371-65603983、0371-65603993

豫ICP备06001056  

 豫公网安备 4116020200001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16位以上颜色
周口市人民政府:周口市庆丰东路1号